他是“民国船王”,国难当前,为阻击日军,毅然自沉货轮…

08-20 09:43 首页 环球人物

“我不是军人,

按理说轮不到我毁家纾难,

慷慨赴阵。

可是如今国已不国,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国运不昌,商道不宁。”




1937年8月,

日寇的铁蹄侵犯到上海、南京一线,

扬言3个月内亡我中国。

“八一三淞沪会战”爆发前夕,

蒋介石一纸军令,

封锁长江航路,

阻止日军沿长江进犯。

接到这纸军令的,

便有“民国船王”陈顺通


8月12日,

陈顺通带头将源长轮(总吨位3360吨)

自沉于江阴要塞。

当天同沉的,

还有20多艘船舶,

万马悲鸣之景象。

22个月后,

陈家的第二艘船,

也是仅剩的一艘船——太平轮,

又停靠在了镇海码头。

那一年半多的时间里,

陈顺通时不时收到

“时刻准备自沉”的电报,

只要命令一来,

随时准备沉船。


1939年6月27日,

太平轮船长收到两封电报:

一封是政府发来的自沉太平轮的指令;

另一封是陈顺通从上海发来的,

上面写着:

沉船时,务必让船头朝着家乡的方向。

那时的一篇报道这样写道:

“在许多人的眷恋里,

在许多人的悲叹里,

在许多人的忿恨里,

太平轮终于沉下去了。”

那沉下去的,

也是陈顺通半辈子的心血。

国难当前,

匹夫有责。

商人陈顺通,

用自己的行动阐述了这八个大字。

那沉下去的轮船,

构筑成一条阻塞线,

有效地钳制了日本舰队进犯长江,

保护了长江下游军政机关等安全转移,

为抗日战争保留了力量。


今天,是“江阴保卫战”80周年纪念日,

环环想讲一讲这位忠义船王的故事,

爱国不靠口水,

不靠键盘,

你做了什么,

国人都能看见。



1897年1月,陈顺通出生于浙江宁波,

家中并不富裕,

只有几亩薄田和两条小木船。

但他敢想敢干,

14岁就只身一人闯荡上海滩,

从船员做起,

别的船员放了假会去找乐子,

他就自学英文、日语,还练毛笔字,

一步步做到了一家轮船公司的经理。

有一次,

陈顺通在轮船上

遇到一位穿长衫的跛脚乘客。

船因风浪晃动,

跛脚乘客没站稳差点摔倒。

陈顺通赶忙上前帮他提行李,

搀扶他到船舱休息。

后来,陈顺通多次遇到那位乘客,

每次都会帮助他,

两人便熟络起来。

后来才知道,

那位跛脚乘客

是时任国民党主席张静江。

他问陈顺通:“年轻人,

你愿意这样一辈子

在船上安安稳稳度日?

想不想做一番事业?

如果你想,随时来找我。”

陈顺通想了几天后,

跑到张静江的住所表明心意,

决心跟着他干革命。


1926年8月,

陈顺通被任命为国民航运公司副经理。

那家公司名为货运公司,

实则为北伐军运输粮草、军火,

包括运送革命党人,

为北伐铺设了一条从上海到广州的革命航线。

北伐胜利后,

陈顺通追随张静江到浙江省建设厅工作,

之后又进入轮船招商局,

任招商局上海分局副局长。

1930年,同事赵铁桥在招商局改组过程中被暗杀,

陈顺通受到触动,

就此辞去官职,

决心创办自己的轮船公司——

中威轮船公司。

离职时,张静江想将东丰轮赠予陈顺通,

但他觉得这份礼物实在贵重,

推辞拒绝。

最终张静江将东丰轮半价卖给陈顺通,

陈顺通将其改名为太平轮。

太平轮是陈顺通的第一艘轮船,

代表着张静江对他的知遇之恩。


太平轮


抗战前,陈顺通经营的航运业已经如日中天。

中威轮船公司已经拥有

太平轮、新太平轮、源长轮、顺丰轮4艘轮船,

载货总吨位达14630吨。

在当时所有轮船公司中,中威排在第四位。

排在第一位的招商局是国有企业,

排在第二、第三位的是合资公司,

而中威是独资企业,

就一个老板,

陈顺通理所当然地被称为“船王”。

陈顺通的儿子陈乾康回忆,

那时候他家住在

英租界忆定盘路的花园洋房里,

二楼走廊是玻璃的,

在楼上就能看到

一楼来来往往的商界要人,

他们常来家里吃饭。


陈顺通是个有远见的商人,

始终有一颗航运心。

成立中威轮船公司后,

他看到当时国民统计报表

显示全国共有3700多艘轮船,

总吨位有62万吨,

平均每艘船只有160多吨,

而且很多船都已老化,

就建议国家整合大的航运公司,

并且要成立专门的银行,

支持中国航运业的发展,

与日本、欧美的航运公司抗衡。

他常说,

航运与金融是相辅相成的,

金融活了,航运的发展空间就大了。


航业同业公会成立合影

后排左7为陈顺通先生


可再心系航运发展,

国难来袭,

国家需要,

陈顺通还是义无反顾地选择了沉船。


1939年6月28日,

是陈家太平轮沉船的日子。

那时源长轮已沉,

顺丰轮、新太平轮在战前

租借给了一家日本海运公司,

抗战爆发后被日军扣留,

太平轮,是陈家仅剩的轮船

也是对陈顺通而言最有意义的一搜轮船。

那天晚上8点,

太平轮在夜色中启航,

镇海城许多百姓赶到码头为它送行。

随着一声沉闷的爆炸声,

太平轮像一个醉汉般摇晃了一下,

开始慢慢下沉。

在上海的寓所里,

陈家人呆呆地坐在一起,

每个人脸上都挂着悲伤的泪水。

但陈顺通很坚定,

他说:“我不是军人,

按理说轮不到我毁家纾难,

慷慨赴阵。

可是如今国已不国,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国运不昌,商道不宁。”


源长轮征用受领证


上海华界沦陷后,

日军开始物色人选作为他们的傀儡。

陈顺通在抗战前曾和日本航运界有来往,

会说日语,

日军就打起了劝降他的主意,

但每次都被他顶了回去。

陈乾康有时候放学回家,

就会看见日本官员在家里死缠烂打。

抗战期间,

为了不给日伪军做事,

陈顺通一直赋闲在家。

他对妻子说:“如果有一天,

我外出不能回来,

其他没什么事情,

一定是不肯为日本人做事而遭不测。


陈乾康先生讲述“太平轮”自沉的故事


抗战胜利后,

心系航运的陈顺通

已经规划好在香港恢复航运事业,

并把购船的资金安排到香港。

但万万没想到,

不久他就身患癌症过世了,

香港也没有去成。

陈家失去了掌舵者,

陈氏兄弟姐妹也都没有再从事航运事业。


陈顺通为人简朴,

待员工也很好,

他的司机阿二说:“

先生总是很照顾下属。

别的公司送来了礼品,

他全部分给员工。

他和司机阿二戴一样的帽子,

穿一样的长衫、鞋袜。

出门应酬,

陈顺通都让阿二坐在他旁边。

因此陈顺通去世之后,

周围的人都十分怀念他。


陈顺通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

“不论你是不是一位商人,

做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

诚恳待人、认真做事。”

陈乾康说:“虽然轮船已经沉去,

但在我们船东后人的心中,

它们还在祖国的大地上,

祖国的繁荣昌盛,

才是真正的太平。”



作者:《环球人物》记者王媛媛




环球人物新媒体原创文章,

欢迎转发朋友圈,

公号转载须经授权,

并不得用于第三方平台。


2017年《环球人物》杂志

半年订阅:每期寄发,

共12期,邮政挂号信包邮;

季度订阅:自下单之日起出刊每期寄发,

共6期,邮政挂号信包邮;

点击下方图片即可订阅



首页 - 环球人物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