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的贵贱

在某些国家,驾车走在路上,突然遇上交通管制是常见的事。那时只能乖乖停车,眼睁睁看着面前空荡荡的大道发呆,一会驶过一个车队,然后警察放行,马路上重新恢复汽车喧阗的场面。这就是平民百姓和官吏们的贵贱之隔。

在中国古代,也是这样的,普通百姓遇见官吏,必须回避,否则被殴打甚至捉进去坐牢,一点都不新鲜。据《国语》记载,晋国境内有一座山,叫梁山。名字是不是很熟?但不是山东那个水泊梁山。清代朴学大师王念孙指出,古代叫“梁山”的山很多,因为“梁”就有蔓延连绵一类的意思。所以,你看到古书上的梁山不要马上往宋江晁盖他们身上想。

扯远了。说是这梁山,某天突然崩塌了,晋国国君火速召唤大夫伯宗进京,询问吉凶,因为伯宗是个聪明人。伯宗接到命令,立刻带着随从出发,走在一个狭道上,迎面过来一辆辇车,一不小心就翻倒在地,挡住了道路。伯宗勃然大怒,吩咐手下:“下车,给我狠狠揍那家伙一顿,耽误老子的时间。”手下如狼似虎窜上去,那人见势不妙,赶紧讲道理:“各位爷,听我说一句再打好吗?你们一看就是有体面的人,有国家大事要办。为了让我挪车,打我一顿不要花时间?为此耽误国家大事,太不值得了。你们不如屈尊走一次应急车道,既显得谦让,又不耽误国家大事,多好呢!”伯宗一听,觉得也有道理,挪车不易,为了揍这家伙,耽误国家大事不值得,于是命令走旁边车道了事。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当官的何其霸道,明明旁边有道路,人家就是不走,偏要打你。其实这还算好了,在汉代,老百姓路上不巧碰到做官的,必须下车致敬,否则也要坐牢。《后汉书·邓晨传》就记载,邓晨还是布衣的时候,有一天早上,和同样为布衣的光武帝刘秀一起出去玩,共坐一辆车,路上碰见一个当官的,两人都没当回事,就过去了。谁知这个当官的径直跑到前面的派出所,大呼小叫:“所长,所长哪去了?给我出来!”所长醉醺醺跑出来,一看对方穿着官服,不敢怠慢。那当官的说:“你就是所长?给我听着,刚才有俩家伙见了我,竟敢不下车,这是不折不扣的犯罪行为。你赶快派几个干警,把他们捉回来,给我狠狠揍一顿。”看看,当个官,简直嚣张得地球快装不下他了。

同书的《韩康传》说,韩康是个很有才华的人,朝廷听说后,想把他请到朝廷去做官,专门派使者去迎接。韩康不肯坐使者的高级车,而是乘了自家一辆牛车先出发。路过某个派出所,派出所长早就听说朝廷使者要路过,去迎接韩康,正派人修治道路呢?见了韩康,以为是普通老百姓,当即拦住:“喂,老头,我们正在修路,缺干活的牲口,你的牛,国家征用了。”可见那时候,普通人过得多惨,官吏看见百姓的财物,想拿就拿,动辄抬出国家两字,谁也不敢不从。白居易《卖炭翁》说老头子辛辛苦苦烧了一车炭去卖,宫中宦官给“二尺红绡一丈绫,系向牛头充炭值”,小时候读,觉得不公,长大后见惯古书记载的不平事,觉得那宦官还算好,还给了“二尺红绡一丈绫”,甚至连老头子的牛都没抢去;他们要是更跋扈点,宣布国家征用,把牛车和炭一起没收了,你又能怎样?

当然,普通老百姓如果很运气,碰巧自身又有点文化,即使不小心冲撞了做官的,没准可以免一顿板子。唐代著名诗人贾岛,初到长安应试,骑在马上还推敲诗句,连路都不看。结果迎面走来京兆尹的人马,忘了回避,被京兆尹的随从捉住,眼看要挨板子。好在京兆尹那天心情不错,多嘴问道:“你这家伙,见了本官车队,为何不避?”贾岛说:“实在抱歉,刚才脑子里一直推敲两句诗:‘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不知道是敲字好呢,还是推字好。因此走神,万望恕罪。”那京兆尹正好是著名文学家韩愈,一拍大腿,说:“哎呀,我觉得敲字好。”既然讨论起诗来了,再打板子,肯定也不好意思了。贾岛算是靠风雅保护了自己的屁股,但这种幸运,可不是普通人都有的。



最近做了一个古诗词课,欢迎点击阅读原文或长摁识别下图二维码了解详情、购买:


首页 - 梁惠王的云梦之泽 的更多文章: